SM女孩和她的姐妹

    SM女孩英和她的姐妹

    [日期:2006-09-18]来源:作者:[字体:大中小]

    英慵懒地爬起床,看看指针已经指向10点了,揉了揉漂亮的杏眼,也懒得穿衣服,便摇摇晃晃地去卫生间了。

    “五妹,还没完事呀?”随着好听的莺语,一位身材曼妙的姑娘也走进卫生间。

    “唉!昨晚那该死的客人又给我塞了一个苹果,现在憋得难受!小便滴滴答答了好长时间。”英苦着脸,还在滴尿,忽然一把拽过进来的女孩,象发现了新大陆似的,“四姐,你什么时候换的?这个比原来的漂亮多了!”

    “是么?”被叫做四姐的姑娘分开腿,挺起小腹,露出两片阴唇上穿的一排小金环,小金环上挂着镀金小玲铛,四姐扭动蛮腰,胯间立即泻出一阵“叮铃叮铃”清脆的铃声,随后还不无骄傲地补充道:“你仔细看看,这些小玲铛上面的红珠珠可都是红宝石呀!是他昨天送給我的生日礼物!”

    “哎呦呦!倩,看你说得甜腻腻的,不会是爱上他了吧?”英笑吟吟地说。

    “没有啦,瞎猜,他就是对我好那么一点点而已啦!”

    “呦呦、呦呦,好一点点而已?鬼才信呢。”英撇嘴、挤眼。

    “去去去,不跟你说了,你还是等老板来解救你罢。”叫做四姐的姑娘倩故意夸张地扭摆着丰满漂亮的屁股,洗了洗脸,漱了漱口,然后掸了英一脸的水珠,笑哈哈地跑了,身后留下一路欢快的铃声。

    等英终于算是挤完了膀胱里的尿,出来一看,姐姐们都逛街走了。英要不是的阴部不适,也要去的。

    “唉!真闷,没劲!”英无精打采,百无聊赖,不自觉地坐在电脑旁,打开网络进了聊天室。虽说聊天都是胡扯,可也比这么闷着强。

    “女女恋屋”里一位叫做雨的“女孩”跟英打招呼:

    “你好,可以聊聊么,妹妹?

    英说:好吧,你们那里有淑女屋么?

    雨说:没有,我们这里很小的。

    英说:你喜欢“经典故事”么?

    雨说:喜欢,但穿不起,工资很少的。

    英说:你好,姐姐。至此,英已经完成了对雨的考验,“经典故事”是女人们才关心的,可以确认雨是真女孩。

    雨说:那你现在做什么工作呢?

    英说:SMgirl。英说了实话,反正网络上,谁是谁都不知道。

    英跟雨很谈得来,悄悄话一直聊了很久,英向雨说了自己的大致情况。

    英今年20岁,来自贫困农村。11岁时,生父因无钱治病而去世,18岁时英考上北京外国语学院的阿拉伯语系,就在英入学3个月后,母亲因抑郁和忧伤、含恨而死,英有一个弟弟目前寄居在叔叔家里,读高中一年级。叔叔家里也不富裕,婶婶一直想赶走弟弟,英不仅要养活自己,还要接济她非常疼爱的亲弟弟,所以一年前在同学倩的介绍下,先是去酒吧座台,没做上一个月,就被现在的老板看中,跟倩一同进了SM俱乐部,也因此辍学了。

    英的悲苦身世感动了在网络那一端的雨,陪着英流了许多许多的眼泪。

    英也大致了解了雨的情况:雨今年27了,已婚,家住肇庆,有一个两岁不到的儿子,自己在电信局工作,老公是公务员,虽说两口子工资不算低,但总感觉拮据。

    雨说:妹妹,那你应该停止这个工作,这会毁了你的身体!

    英说:姐姐,我现在是欲罢不能啊!一方面老板威胁我们,一方面每年能賺20万呀!我现在非常需要钱,不仅要供弟弟一切费用,还要积攒日后养老的钱。

    英说:姐姐,我们聊点轻松的话题吧?

    雨说:好吧。

    英说:穿耳眼儿,佩戴耳环了吗?

    雨说:没。

    英说:我可是穿了,穿了三个,左右各三。佩戴三副抱耳金环,环环相映,左右生辉,有时左环右钉,或内环外钉,或一细金练贯连三耳孔、或孔间垂练等花式繁多。美不可言。

    雨说:现在呢?

    英说:现在穿了六个耳眼。

    雨说:妹妹,那么多你怎么穿?#p#分页标题#e#

    英说:两耳从耳垂自下向上,一排戴上去,孔距5-8mm,每边都是六只。

    雨说:一定很漂亮。穿眼儿疼吗?

    英说:不怎么疼。不过这是一生中的大事、神圣之事,绝不可草率,应先与医生或美容师共同没计,画出位置,反复比较测量,注意左右耳孔对称才好。

    痛是有一点点,但也就同采耳血化验一样,但有一种特殊的兴奋和愉悦感。穿耳眼的过程就是一种享受。佩戴五光十色精巧绝伦的耳环更是一生的享受。天下半数以上的人喜爱佩戴耳环,目的就是愉悦自己。姐姐为什么不穿?

    雨说:好!我先穿两个吧。

    英说:耳眼儿耳环孔的直径一般在0.8---1.2mm。如喜爱佩戴重量较大的耳环,孔的位置应偏上方1--2mm.。因长期佩戴重耳环,耳眼会被坠大、坠向下方。甚至耳环孔成为一条小缝,耳环上方可透亮。第三是穿孔后的保养。最好是在冬季穿孔,过去就有冬至日扎耳朵眼的讲究。大约2--3周就可以长好。最好不要见水,要每天转动几次穿入的耳针或耳钉,现在一般是用不锈钢或防过敏塑胶.欧美和日本都有这种产品,必要时耍上些油质性的消炎软膏。

    英说:姐姐,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?喜欢LES?

    雨说:嘻嘻,感觉新奇!你喜欢LES么?

    英说:我们有时无聊,也玩玩LES。

    雨说:LES跟男人比有什么不同?

    英说:女人跟女人做,那感觉是细腻的,跟男人做那感觉是激烈的。

    雨说:你们整天跟不同的男人做,还会有激动么?

    英说:基本没有情感上的激动,只是由于服药的刺激,有肉体上的激动。

    雨说:你们还服春药?

    英说:为了工作,为了客人满意,也是老板的严格要求,我们都按时服药,一天之中,只有清晨睡觉的那一小会儿是比较放松的,其他时间里、几乎都处于春情勃发的状态,现在我们好象已经成瘾,药效一过就倍感疲惫,自己会主动服药的。

    雨说:妹妹,教教我LES吧。

    英说:好呀!开始吧。

    雨说:姐姐抠你的小**,光光的,好多水呀!

    英说:哈哈,你抠不到,因为我锁上了。

    雨说:什么?锁上了?怎么回事?

    英说:昨天晚上的客人给我的小**上了锁。

    雨说:啊!那是什么东西?

    英说:我做了*穿环,就是将一个银或铂金的精致小环通过穿环术戴在*上。我的两片阴唇上每边都穿了一排小金环,一边五个,跟耳环差不多,然后用一个U型的不锈钢锁条,穿过两边的小环,最后再在U型锁条的端头锁上一把特制的小锁头,我的**就被锁住了。

    雨说:啊!不痛么?

    英说:痛倒是不痛,就是有些难受,自摸够不到关键部位,挺难受的!

    雨说:啊!那你干嘛不打开锁?

    英说:钥匙在老板手里。

    雨说:那不能用钳子夹开么?

    英说:不敢那样做,老板会惩罚的,很严厉!

    雨说:哦、那要什么时候才能打开呀?

    英说:中午老板来的时候就可以打开了。

    雨说:啊!怎么会那样?难受么?

    英说:呵呵,习惯了,SMgirl经常这样的。

    雨说:妈呀!对了,到底什么是SMgirl?

    英说:就是性虐待,主要是承受客人的虐待。

    雨说:啊!太可怕了!能详细说说么?

    英说:就是被捆绑、被鞭抽、被灌肠、被蜡烛滴烧,等等。

    雨说:啊!那不折磨死了?

    英说:反正性虐待小说里的情节基本都体验过了,不过不象小说里那么极端,客人还是顾忌我们的性命的。

    雨说:哦,那不痛苦么?

    英说:痛苦!有时甚至很痛苦!但为了钱,也不得不咬牙挺住。

    雨说:天呢!我都不敢想!可怜的好妹妹!

    雨停顿了一下,又说:不过呀!我要是身体好,连我也想入伙了呢。

    英说:那好呀!我跟老板说说,你也来吧,我们好天天在一起LES呀。

    雨说:呵呵,说笑话,我哪里能行?不过我真担心妹妹的身体。#p#分页标题#e#

    英说:哎呦,不好,老板回来了,我要下了,拜拜。

    雨说:拜拜!

    “老板,你可来了,人家想死你了。”英妖媚地扑进刚进门的老板怀里发嗲。

    “呵呵,小狐狸精,你是想我兜里的钥匙吧?”老板是比较温和的男人,年届而立的高干子弟,他养的这五只狐狸精对他还是满喜欢的。

    “胡说,人家真的想你嘛!”英在老板怀里扭捏。

    “这小狐狸精,越来越会发贱了。”老板一边赞许地抚摸英的秀发。

    “老板,人家小**痒得不行,求求你插插她罢.”

    “你看,我的鸡鸡都疲软了,哪有力气侍候你?”老板此时的确不想做爱,他如果想要女人,这屋里的五位天仙美女个个都会极力奉承的。

    “老板,求求你了!”英非常希望老板能奸她,那样就可以打开阴锁了。

    “真是贱货欠Cao!把屁股蹶起来。”老板有些不耐烦。

    “谢谢老板!”英满心欢喜地、象狗一样趴在地上、蹶起肥肥的屁股、等待老板的临幸。

    “喔,”英感觉屁眼一涨,回头看看,老板根本没脱衣服,而是把一个粗短的肛门塞塞进英的屁眼,“老板,”英不仅失望,而且哀怨地看着老板。

    “谁叫你跟我发贱来着?跟我来,我要給您洗肠。”

    啊!不、不,老板求求你了、人家前面就够难受的了,你还要弄人家后面?”

    英几乎是哭腔,哀求老板不要折磨她。

    “你以为我爱玩你呀?下午客人点你去高尔夫球场,要求先洗肠。”老板不容置疑地走向卫生间,英也只好跟在后面。

    “就是昨晚那个曾先生,他好象很喜欢你呢!”

    “又是他,他最不是东西了,搞人最狠了!”英听了害怕、又厌恶。

    “他不是东西?那你是东西?”老板有些愠怒,他从不许她的女人们不尊重客人的。

    “啊!不不”英自知说走了嘴,连忙改正,生怕惹恼了老板,要挨一顿暴打不说,还要扣罚一次出台的钱,那可是两万多块呀!

    老板轻蔑地说了英一句,也没再发火,便一屁股坐在英的背上。趴在地上的英顿感沉重,可不得不努力挺住。老板从台子上拿起一瓶洗肠液,把瓶嘴扣到肛门塞的进水口,然后便开始挤捏塑料瓶子。

    这肛门塞和洗肠液都是配套的SM用品。塞子中央有一个单向进水小阀门嘴,洗肠液的瓶嘴刚好可以插进塞子的进水口,只要挤捏塑料软瓶,洗肠液就可以方便地灌进肠子,而绝不会倒流或泄漏。

    英难受地忍着。很快,一瓶500cc的洗肠液就灌进去了。

    “老板,求求你了,就灌这一瓶罢!奴家实在难受得很!”老板屁股下面的英,苦苦哀求老板。

    “好罢。”老板起身,不再灌了。

    “起来罢,跟我去吃饭。倩和小羽呢?”

    “哦,四姐和二姐去商场了。”英一边梳理打扮,一边回答。

    “給她俩打电话,说我们在马克西姆会面。”

    “嗯,太好了!今天吃法国大餐!”英很兴奋。

    “真是馋猫,就知道吃!”老板戏笑着看英穿衣。

    英打扮得很酷:低胸紧身粉色背心,白色紧腰西服,白色西式超短裙,肉色的长筒丝袜,内裤嘛,老板不让穿,只好裸着,戴了一副太空墨镜。酷毙了!

    英挽起老板的胳膊,象是挽老公一样自然,“走吧!”

    老板的雪弗莱高级房车停在马克西姆西餐厅门口时,两位漂亮的姑娘迎了上来。

    “哇!幺妹今天酷毙了!”二姐马晓羽拉着英的手,赞不绝口!

    英和倩一人挽了老板一条胳膊,英还拉着小羽的手,四人步入富丽堂皇的马克西姆大厅。

    找了一张桌子,四人点了爱吃的西餐,边聊边等。

    “你们俩自己去搞定。”老板从包里拿出两瓶洗肠液和两个肛门塞。

    “啊!”小羽和倩又羞又惊,紧张地左右看看,赶紧把那些羞耻的器具塞进自己的包里,相视脸红,一同起身往卫生间去了。#p#分页标题#e#

    等汤菜一道一道上来时,两个美女也红着脸回来了。吃到一半的时候,三个美女都开始坐不住了,在座位上微微扭动,脸上不时浮现出古怪而难堪的表情。

    “你们怎么了?生病了?”老板一脸的关怀样。

    “你坏!老板,明知故问,人家都憋不住了,快走罢!”

    “嘻嘻,那可不行,我还没吃饱呢。”老板不紧不慢地品尝着精致的法国菜,看着三个美女窘迫的样子,非常开心。

    好不容易熬到老板吃完了饭,三个姑娘齐声问道:“老板,我们去卫生间可以么?”

    “那还用问么?不行。”老板回答很干脆。姑娘们都蔫了。粉脸潮红,气息急促,身子不安地扭动。

    “走吧,我带你们去逛街。”

    “啊!不去,不去,走不动了!”三个姑娘又是齐声抱怨。

    “我向你们征求意见了么?”老板的话很温和,但绝对有权威,姑娘们不吱声了,跟着老板逛街去了。

    小羽穿的是牛仔裤,倩虽说穿短裙,可是里面有内裤,而英最惨了,不但群摆极短,刚刚盖住屁股,里面还赤裸,走在街上,感觉一万只眼睛在舔噬她里面的肉蚌,弄得英好不难堪!

    老板只是去商店买了一件衬衫。找回零钱时,不知是不是老板故意,一枚一元硬币竟然滚到儿童乐园的围栏里面。

    “英,把那硬币拣回来。”

    “哎呀,不就是一元钱么,我给你十元,别拣了。”英拒绝。

    “哎,要学会节约,去拣。”老板坚持。

    “我去罢。”小羽看出英的窘境,要去解围。

    “你欠揍啊?!我让英去拣。”老板骂了小羽一句。

    小羽吐了吐舌头,不敢再造次。英也明白了老板的变态用心,不得不去拣。

    英无奈,只好站起身,扶住围栏,弯腰去够。这一来可惨了!屁股刚好高高蹶起,超短的群摆根本无济于事,丰满肥硕而赤裸的大屁股,在大庭广众的商场里,在辉煌的灯光照射下,反映出眩目的肉光。尤其屁眼被大大撑涨,里面塞着一个黑东西,肉蚌上还缀着亮闪闪的小环。淫靡至极!

    到了王府饭店门口,老板告诉她们:“你们自己去1212房间罢,记住不许自己排泄,客人特意叮嘱的。”然后就开车走了。

    倩和小羽安慰了英一下,三人去卫生间重新整理粉妆,然后神采飞扬地找到1212房间。房间里只有一位漂亮的女秘书,她让她们稍候,然后打了个电话,就带领她们走出房间。

    出了饭店大门,一辆沃尔沃高级轿车在等她们。司机是个小伙。女秘书坐在前面,英她们姐仨坐在后面。

    轿车很快就驶出市区,又驶上一条很僻静的林荫路。车子在半路停下了。

    “你们几个先把脏东西排在路边罢,那种脏东西是不能带进高级会所的。”

    “什么脏东西?”小羽莫名其妙地问。

    “装什么糊涂?你们肚子里的脏东西呗。”女秘书鄙夷地回答。

    倩还要分辩,英拽了拽小羽和倩,示意她们不要自取其辱了。“请问,这里哪有卫生间?”英小心翼翼地问到。

    “哼哼,你见过猪狗去卫生间拉屎撒尿么?”女秘书言语尖刻地羞辱她们。

    “你……你你……”英被抢白得说不出话来。

    “快点,客人们还等着呢。”女秘书毫不怜惜她们,“就在路边,快去。”

    英她们无奈,只好含羞忍辱地下了车。讨厌的是那女秘书和男司机也跟着下来,还拿着小巧的录像机对着她们。

    英已经泪眼朦胧了,强忍着,拉了拉倩。看看旁边并无别人,只好走到路边,蹶起屁股,撩起短裙,伸手自己往外拔肛门塞。倩也是撩起群摆,扒开内裤,自己拔塞子。

    小羽因为是穿牛仔裤,所以比较费劲,半脱下旗袍和内裤,蹶起屁股,可是由于下面腿被旗袍箍住,分不开,所以自己几次努力,竟然拔不下塞子。只好求援,“幺妹,来帮我。”

    英跟倩刚要泄放,见小羽不行,便都凑过来,倩两手使劲掰开小羽的两爿肥臀,英则捏住肛门塞的头,“二姐,可要憋住呦,不要喷了我。”#p#分页标题#e#

    “看你说的,快点拔罢。”

    英慢慢加力,拔出了肛门塞。姐妹三个便并排蹶起屁股,冲着路边,肛门一松劲,“噗嗤--”三条黄色抛物线映出灿烂的阳光。

    憋得那么久了,这一排泄竟然舒爽无比,三姐妹的脸上都露出痴迷的表情。

    车子继续前行。司机跟女秘书聊着刚才的淫靡奇观。

    英三姐妹坐在后面,听着前面根本不拿她们当人的议论,屈辱的眼泪再也无法抑制,偷偷哽咽。她们这种屈辱的经历已经不知有过多少次了!

    车子悄然驶进一个小楼,女秘书带领英她们来到一间屋里,指着地上的一个大箱子说:“快换衣服罢,都是你们自己的。”

    地上的SM服饰衣箱大概是老板送过来的。英她们很熟悉应该怎样穿戴。

    刚刚打开衣箱,就涌进一群服务员,叽叽喳喳地议论着:

    “我跟你们说过我见过SMgirl的,你们不信,这回又来了,你们自己看。”

    “哇!她们真漂亮!”

    小姑娘们也不顾忌,围在英她们周围,象是看稀有动物。

    “哇!真是好身材,皮肤多白呀!”响起一片赞叹声。

    “哎哎,快看,她那里还有耳环呢。”

    “看这个,还挂着那么多小铃铛!”

    “嗨嗨,快看呀,奶头上也挂铃铛!”

    在众人鄙夷的目光里和尖刻的嘲辱中,英她们换了SM装束:白色紧身内衣不仅托起鼓鼓的乳房,而且把本就纤细的蛮腰箍得更细,这样一来,丰满的屁股就更加夸张地硕大。白色长筒丝袜一直穿到大腿根,两根性感的吊带连接内衣。没有内裤,隐秘之处就赤裸裸地暴露。不仅如此,每片阴唇上还挂上五个金光闪闪的小玲铛。会阴处的嵌环上,则挂上一条长长的流苏穗子。脚上穿着高腰高跟白皮靴。

    “哇!真是太美了!”在一片惊羡的赞美里,英她们羞红着脸蛋,被女秘书带走了。

    当女秘书推开宴会厅的大门时,英她们窘极了!

    宴会亭里宾客倒不多,可齐刷刷地站了许多男男女女的服务生。众人的目光一下子都集中到英她们淫靡的肉体上,她们的“衣服”还不如不穿,因为这服饰反倒更衬托出她们性感部位的淫靡气氛。

    毕竟是专业的SM女孩,此时她们反倒镇静下来,摇起狐媚的步子,款款走到客人身边,开始她们今天的“工作”。